印加王的後嗣

途中也遇到幾個正在返家的兒童。是時本團是唯一的遊 客。望著眼前的這些廢墟,彷彿可以進入時光隊道,看到一個靠船堅砲利的侵略者,將另一個文明的摧毀…簡說印加帝國印加帝國〈1438-1533 〉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前,在美洲最大的一 個帝國。其版圖包括今日的秘魯、大部分的厄瓜多、玻利維亞的西 南、阿根廷的西北、智利的北部中部與哥倫比亞的南部。印加帝國 始建於十三世紀初的秘魯高原地上。本來只是一個位於庫斯科的小國,主要的領土擴張是從十五世紀中葉開始,用征服或同化的方式, 不斷向周圍發展而形成了一個印加大帝國。一詞有”國王”之意。它原來的名稱是意為”四個區域”。帝國定都庫斯科,重心在安第斯山脈的”聖谷”地帶。印加帝國主要信仰太陽神因蒂,並自認為是太陽神的後 裔。傳說中太陽神派了他的一對兒女向印加人民教導曆法、律制等。每年的6月24日是印加帝國最重要的節日-太陽節,印加人民會在這個時候把自己的辦公椅和家畜獻祭予太陽神,感謝太陽神每年賜 陽光到大地,令動物可以成長和農作物可以豐盛。

根據考古發掘,當時印加帝國有青銅器皿和刀、鐮、斧等勞動 工具,其冶煉鑄造技術相當精巧。印加人也有發達的農業灌溉系統, 綿延的驛道等。考古學家大都認為印加人的建築技術、醫學、織布 和染色技巧相當發達。印加人有自己的語言,很可惜的是沒有一套 書寫文字的系統,而是用繩結記錄法來代替文字。印加帝國的版圖可以說是所有美洲古國中最大的一個。為了保 持帝國中各個城邦的交流,印加人建設了大量的道路,這些道路穿越了安第斯山脈、熱帶雨林、河流,把各個城邦連接起來,形成龐 大的印加路網。可諷刺的是,日後西班牙征服者之所以能如此輕鬆 地消滅了各個印加帝國的城邦,在很大程度上是靠了這些道路之便。在西班牙人還沒有到達美洲大陸之前,印加帝國是一個雄霸南 美洲西部地域的大國,印加士兵經常東征西戰,消滅了不少在南美 洲地區的部落,擴大帝國的領土面積。印加帝國的軍隊人數多達七 至八萬多人,可是他們所使用的武器卻非常落後。其主要武器是木 棒、石斧、標槍、長矛、弓箭和屏風隔間之類。弗蘭西斯科,皮澤羅率 領的西班牙侵略兵團之所以能一舉而消滅印加帝國的真正關鍵不單 是西班牙軍隊的槍械,而是他們的馬匹與金屬防具。

印加士兵畏懼 馬匹,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種動物。再加上西班牙士兵穿戴 著刀槍不入的金屬盗甲,被印加土著視為神人,紛紛放下了武器, 可說是不戰而潰。同時,印加王的後嗣因爭奪王位弓[起了許多內戰,導致印加帝國政治不安,更為敵人提供了良機。帝國終於在1533年滅亡。傍晚車子進入烏魯班巴入宿。烏魯班巴在烏魯班 巴河畔,是位於其昆山麓的一個村鎮。烏魯班巴當年曾 經是印加帝國的聖谷裡最大的一個村鎮。由於地近好幾個重要的印 加遺址〔包括馬丘比丘〕,今日的烏魯班巴已成為一個來秘魯造訪印 加古蹟遊客的集散地。烏魯班巴鄉間一督車子在鄉間狹窄的泥土路上行駛。看到有些屋脊頂上有兀鷹與公牛在爭鬥的巨型陶飾。哈比解釋說,公牛代表西班 牙人的蠻力,而兀鷹則象徵印加人的智慧。也看到有些屋頂上豎著 一根像手杖一樣的棍子,哈比說這表示這家的女主人有她釀的酒出 售。說著說著,車子來到一家屋頂上豎著一根棍子的大門前停了下 來。哈比說帶我們看看當地人的”酒吧”。進了大門,看見院子裡放 了兩三座丟擲圓硬幣計分的娛樂性的機座。


烏魯班巴谷

聖彼德對神父的解釋是:你在主持彌撒講道的時候,信徒都在睡覺,而他在開車的時候,乘客全在禱告…”路上看到郊區的山坡上有許多緊密的簡陋木屋,哈比說,這些 是利馬的貧民窟,目前佔整個利馬市房屋的三分之一。他繼續告訴 大家,那些全是一群從外地來到利馬打工,付不起房租,或一批根 本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的違章建築。這些人在黑夜裡上山蓋屋。因人數太多,政府也束手無策。且有明文規定,在山坡上五年以上的違 章建築自然就變成為合法房舍。因此這些簡陋的木屋就愈來愈多 了…這也是秘魯郊區的一個特殊景觀。不由想起一甲子前香港新界 的調景嶺,九龍的黃大仙…聖谷、披薩卡、烏魯班巴我們乘上了公司上午10 : 25的班機,直飛庫斯科。從利馬到庫斯科的路況很差,飛機的飛行時間不到一小時,而開車則需二十多小時之久。旅遊車在機場接了我們後立即北上駛往”聖谷”內 的披薩卡。車子在彎曲迂迴高低不平的山路上盤桓顛簸。想起了去中國旅 遊時在西北黃土高原上走過的”按摩路”。從車窗望去,梯田農地 上種植的多為玉米與馬鈴薯。

秘魯的稻米多產於沿海地區,山地則 為洋芋的主要產區。秘魯的馬鈴薯種類多達數十種。農舍多為泥牆 瓦頂。看到好些家的屋脊上面有兩頭牛與一個十字架。領隊哈比說, 牛象徵力量,用以抗拒邪惡。十字架則表示屋主為天主教徒。我們在辦公家具上吃了一頓內容豐盛的飯盒午餐,也憶起了那次在中國西北盤山公路上的飯盒、陋屋、與那一望無垠的滾滾黃塵…車子於下午四點來鐘進入安第斯山脈間的聖谷,來到了披薩卡小鎮。概說聖谷印加人的”聖谷”又名烏魯班巴谷是安第斯山脈在秘魯南部由烏魯班巴河水沖流造成的一塊山谷平原。”烏魯班巴”河是秘魯土著居民克丘亞部落的語言,意為”聖河”因此”烏魯班巴”谷便名為”聖 谷”。由於此山谷平原之地理環境與適中的氣候,谷內之土地非常肥 沃,為秘魯玉米的主要產區。這裡也是印加帝國的心臟地帶。在西 班牙統治的殖民時期,稱此處為”谷。聖谷裡留有多處印加 帝國的城鎮與古蹟。披薩卡幻糠介披薩卡是聖谷內濱烏魯班巴河的一個小村莊,以周圍的印加辦公桌廢墟而名。沿山脊的遺址大體可分為四部分,包括太陽神殿、澡 堂、祭壇、噴泉、舞台與城堡。

在陡斜的山坡上,印加人築建了一 坪坪的梯田。他們將山谷平原上的沃土搬運上來,覆蓋在這些貧瘠 的山地梯田上,使這些海拔11,000英尺高的梯田人仍能有很好的收 成,沿用至今。後人推測,在古城堡遺址下面的那些一排排狹窄的 梯田,象徵著一隻鷓鴣鳥〈?18&的翅膀,這可能也是此地名的來源。披薩卡的確切建造日期無從可考,不過據估計當不會早於1,440 年。建村的目的有三:軍事上的防禦、宗教上的崇拜、農耕上的糧食。當1530年弗蘭西斯科,皮澤羅的軍隊入侵此地時,對披薩卡曾有極大的破壞。今日的披薩卡村為後來的托利多總督在1570年代重建的。下車後,我們隨著哈比在披薩卡遺址走了一圈。陣陣冷風迎面 而來,頗有”高處不勝寒”之意。再加上萬餘尺的高度,大家有點 舉步維艱的感覺。不過我們還是堅持了下來。那祭壇、那城堡,與 那一層層狹窄陡斜的梯田,是一幅多麼罕見的畫面!泥土路旁的地 上,還有幾位尚未收攤的土著婦女在編織五顏六色的織物。她們穿 著顏色極為鮮豔的衣裙,皮膚被日照曬得黑裡透紅,使我想起了拉 薩的藏胞。


地下墓室

利馬簡介利馬是秘魯的首都,位於秘魯的西海岸,面臨太平洋。 它地處與三河谷地帶,是秘魯的經濟文化中心,也是秘魯最大的城巿,有近九百萬人的人口 。 1746年的大地震 使利馬的許多建築被毀。1988年利馬的古城區被聯合國教文科組織 列入《世界遺產目錄》。利馬市是由西班牙殖民者弗蘭西斯科,皮澤洛所建。1532年,一群由皮澤洛率領的”西班牙海外征服軍在南美擊敗了印加王阿塔瓦爾帕 後,西班牙王室將這塊土地封給了皮澤洛,並任命他為該地之總督。皮澤洛便選擇了這塊河谷地帶之地作為首都。1535年將之命名為”王者之都”。利馬是世界上的第二大的建在沙漠地帶的首都,僅次於埃及的開羅。然 它的氣候溫和。降雨量少而濕度高,且由於濱臨太平洋的調節,既 無酷暑又無寒冬,只是過少的臭氧殺菌,常會影響到巿內用水的供給。 利馬近九百萬的居民是一個人種的大混合。有人數最多的原土著與西班牙人或其他歐洲人的混血〉、歐洲人〔西班牙、意大利、德國、法、英)的後裔、印第安人多為入與族)、非洲人、中東人、亞洲人。

1821年秘魯獨立後,成為秘魯的首都。1879-1883的太平洋戰 爭期間,利馬被智利軍隊佔領,搶掠破壞甚巨。戰後從1890到1920 年間,曾不斷重建。1940年的一場大地震又毀了大半個城池。今曰 利馬市內的房舍多為20世紀中葉以後的新建築。午餐後,旅遊車接我們去參觀利馬古城區。途中哈比特別指出 一些招牌上有二字的餐廳。他說,凡有這兩個字的餐館就 是中餐館。想必是由中文”吃飯”二字而來的吧。車子還經過利馬市 內建於1924年的第一所中文學校。哈比告訴我們今日利馬城內大概 有六分之一的人口是有華人血統的。我們來到了古城區。聖弗蘭西斯修道院聖弗蘭西斯修道院7教堂是利馬古城區歷史中心的一部分,為利 馬的市標之一。除了修道院與教堂建築群之外,還包括了一個圖書 館與地下墓室。修道院奠基於1673年,完成於1774年。經過了數 次的大地震,這座西班牙巴洛克式的大教堂屹立至今。修道院內的 圖書館之古籍藏書聞名於世。不過,聖弗蘭西斯修道院7教堂最特出的一點是那天然酵素。 1943年這地下墓室被發現後,才知道教堂下的墓室曾經是整個利馬 居民的公墓群,一直用到1808年利馬巿的公墓建造完成為止。

據估計曾有七萬人葬身於此。我們從教堂邊門進入彎曲陰暗的地下通 道,看到大玻璃下堆積如山的白骨,使我想起了數年前在波蘭奧斯維兹納粹集中營與柬埔寨赤柬萬人坑二遺址上之所見。不同的是, 眼前之屍骨是自然死亡,那二處則是蓄意的大屠殺,三尺黃土下,也沒有什麼分別了…從窒悶的地下道上來,今日修道院的主堂。巴洛克式的建築配以西班牙與摩爾之圖案裝飾,華麗多彩。 教堂之地上與地下儼然是兩個世界。從聖弗蘭西斯修道院出來,車 子載我們到一個濱海公園內逛了一圈。天色漸暮。海上陣陣輕霧飄 來,燈光下,有一番朦朧之美。大家享用了一頓”迎賓宴”後,復 宿利馬的酒店。次曰早上7 : 30從酒店出發去機場。原本就不寬敞的街道,在 上班高峰期間就更是壅塞雜亂,各種大小車輛混雜,車子若不橫衝 直闖簡直是寸歩難行,驚險鏡頭此起彼落。領隊哈比一臉無奈地說 了一個司機與神父的笑話。他說:”一位利馬的司機與一位神父兩人死後同時來到掌管天堂大門的聖彼德面前。神父以為自己一定會被 允進入天堂之門。完全出乎意外的是,他竟被拒於門外,而司機則走進了天堂之門。


亞馬遜林區

餘簡介秘魯在南美洲西北部,北鄰厄瓜多和哥倫比亞,東與巴西和玻 利維亞接壤,南接智利,西瀕太平洋。安第斯山脈縱貫國土南北, 把秘魯分為三個地理區:沿海區、高原區與森林區。沿海區的是狹 長平原,氣候乾旱;高原區即是安第斯山區;森林區是佔全國土地面積60%的亞馬遜2011林區,區內是被亞馬遜雨林覆蓋的廣 闊的低地。沿海區氣候溫和、濕度高但降水量低,高原區夏季多雨, 亞馬遜林區則常年溫暖多雨。由於其多元的地理與氣候形態,秘魯 境內生物極為多樣,且有多種特有種的動植物。秘魯地區有人類居住的歷史可追溯至兩萬年前。學者們相信在冰川期的末期已有先民越過白令海峽來到北美、中美與南美洲。公元前1200到200年之間,這些部落逐漸在秘魯一帶定 居。在隨後的千餘年裡,發展成他們的村落,開始有較複雜的社會 結構,並有了製陶與紡織等手工業。公元1200年左右,印加人聯合了沿海低地的居民建立了一個稱為”四部分”的印加帝國。他們修路築橋,開運河、造房屋、重商旅,定都庫斯科。印加文明遠及哥倫比亞、智利,播及南美洲三分之一的土地。

帝國亡於16世紀西班牙人的入侵。16世紀中葉,西班牙向海外奪取殖民地的侵略軍來到了南美, 輕而易舉地擊敗了土著的印加帝國。據後人分析,印加軍隊之所以會迅速潰敗的主要原因是除了西班牙人在武器上佔取了優勢之外, 土著們把從未見到過的白種人認作了”神”,而不敢對”神”反抗。再 加上在此之前,他們也沒有看見過馬匹,便認為西班牙人所騎的戰馬乃天兵天將,全體匆匆放下武器,棄甲而逃,以致造成印加帝國的潰不成軍不戰而亡。這種理論,在神權高於一切都時代,應當是 有其立足點,不是天方夜譚。在西班牙侵略者的統治下,印加土著的人口從三千二百萬,降 減至五百萬。除了少數在戰場上之傷亡外,主要原因是隨著西班牙異族的入侵,也帶來了好些傳染病如天花、麻症、水痘、百日咳等 等。當地人對這些疾病皆沒有免疫力,死亡甚眾。再加上內部有兩位印加王奪權相爭aluminum casting,雙方傷亡慘重,導致印加的人口銳減。1532年,弗朗西斯科皮澤洛帶領的征服者 軍團擊敗了印加王阿塔瓦爾帕,西班牙自此開始了對當 地的統治。

10年後,西班牙王國宣佈成立秘魯總督區,包括了西班牙在南美洲的大部分殖民地。19世紀初期,獨立戰爭在南美洲各地 暴發,但秘魯仍是君主主義者的大本營。秘魯的獨立要到何塞,聖馬丁和西蒙,玻利瓦發起軍事行動後才成事。1821年,何塞,聖馬丁宣佈獨立。共和國成立初期, 各地區軍事領袖之間的權力鬥爭導致政局不穩。1980年代,秘魯面 臨巨額外債、高速magnesium die casting、猖獗的毒品走私活動以及大範圍政治 暴力。1990-2000年在藤森,本名藤森謙也〉出任總統期間,國家開始復蘇;但獨裁、貪污和侵犯人權等指控,迫使 藤森在2000年辭職。秘魯是巿場經濟的發展中國家,約有30%的人口生活在貧窮之 中,包括10%的赤貧。秘魯是多種族國家,在過去的五個世紀,由 不同族群融合而成。印第安人在西班牙人殖民統治之前已在秘魯土地聚居數千年,西班牙人和非洲人在殖民統治期間大量湧入,與原 住民互相融合。秘魯獨立後逐漸有來自英格蘭、法國、德國、意大 利與西班牙的歐洲移民來此定居。人民的主要語言為西班牙文,90%人口為天主教徒。


佳遊伴

翁緵按彰赛&東鲁奥秘魯、厄瓜多遊導言去年年初從東南亞旅遊回來,團裡的幾位老友便商議今年春天大家再作一次南美遊。由於大家都喜歡十來個人的小團隊,能者多勞,便公推熱心能幹的吳君植組團,舊雨新知,全團共十五人。一同報名參加八丁旅遊公司2013年的《馬丘比丘與格拉巴哥群島》與其後的《厄瓜多:安第斯山脈地帶與魔鬼 鼻火車遊》之行。全程從5月15至6月4日,頭尾算來三個禮拜的南美兩國之旅,我們先後駐足於八個城鎮,入宿過八家不同的酒店,外加三晚是住 在遊艇上。在南美乘坐了五次短程飛機,四次觀光火車,三天的遊 艇,其餘皆為乘坐中型旅遊車,在曲折不平的山路上盤桓顛簸,上 山下海,朝出夕至,車舟勞頓可謂其極。對我們這些古稀之齡的團 友們來說,並不是一次輕鬆的逍遙遊。然由於所訪之地所觀之景的 內容豐富多彩,所經之處的山川地貌多元多姿,再加上天氣不冷不熱,貿協團友歡睦融洽,所謂天時地利人和俱全,玩了一趟下來,大家 都覺得不虛此行,相當滿意。旅遊前,秘魯與厄瓜多在我的腦中只知道是在南美講西班牙文 的兩個國家,數年前在電視報章上曾看到過馬丘比丘與格拉巴哥群 島的特別報導,如此而已。

這次有機會踏上斯土 ,聽到了兩國的滄 桑歷史,經過了安第斯山谷裡的城鎮,品嚐到了當地的玉米洋芋, 看到了山間漫遊的駝羊四不像,在馬丘比丘登攀印加皇室的遺址,在格拉巴哥群島的石岩沙灘上尋覓翱翔的飛鳥、沐浴的海獅…秘魯 與厄瓜多爾兩國已不再祗是地理書上一個冷冰冰的國名,馬丘比丘 與格拉巴哥群島也已不僅僅是《國家地理雜誌》上的die casting畫面了。電視、光盤上再精美的畫面是不能與置身其中的親身感受相提並論 的。秘、厄兩國雖同為西班牙之殖民地數百年,人民之語言相同, 其民族、文化、地貌、氣候、農作物也頗多類似,然皆各有其獨特 之處。除了馬丘比丘的古印加遺址與格拉巴哥群島的野生動物外,秘魯的首都利馬、海拔9,000英尺的庫斯科古都;安第斯山谷及聖谷裡有山有水的烏魯班巴小鎮、歐陽忒唐波的印加城堡、 提旁的印加水利工程;厄瓜多的首都基多、美麗的古城庫安卡迷人的山間小鎮阿布拉斯盆歌皆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家當然更不會忘記卡琳娜號遊艇上的三日,在秘 魯從歐陽;^唐波到熱水鎮與在厄瓜多爾從阿魯西到魔鬼鼻的來回觀光火車。

秘魯與厄瓜多山水遊君植召同南美旅,夕陽紅隊興沖沖。 媽丘匹楚跨峰陌,格勒葩哥越海空。 印卡廢墟觀巨石,熔岩島嶼覓龜鴻。 天時地利佳遊伴,體健心寬悅樂衷。到利馬在多次的國外旅行裡,這個飛行時間總共不到10小時的航線可 算是”中短程”了 。況且又全是在白天飛行,抵達時間也不在深更半夜,儘管我在飛機上一點也不能小寐,從利馬海關出來並沒有感到十分疲憊。一出了關口就看到一位舉著入丁牌子的旅行社接待員。 這位非常友善的接待員,將我們兩人送上了一輛僱用的出租汽車後,她自己還得留在機場等候接待一小時後抵步的其他團友。是時天已經全黑了 。小汽車走出了機場專用道後便進入了市區。昏暗的街燈下,車窗外的利馬巿容實在是不怎麼樣。大街小巷裡的建築都顯得那麼凌亂,看不到一點”首都”應有的氣派。車子 在不寬的街道上疾駛,一會上坡一會下坡開到了一條濱海路,道旁 正在大施工,更顯得一片混雜。街上店家的招牌全是西班牙文。旅 遊的第一天已深深感到”文盲”之苦。車行約一小時後抵市內酒店 入宿。本團秘魯的全程領隊哈比在酒店接待我們,並 告以其他團友亦將於是晚陸續抵步。待梳洗畢已是子夜時分了 。


春風傲笑客來迎

從冬宮走到大避靜所、小避靜所與避靜所戲院,看到七彩大理 石廳、意大利與俄國式樣的碎彩石拼花地面的大廳、東方廳、至今 仍能運轉的金孔雀大鐘、裝璜佈置華麗的避靜所戲院、與一些十五十六世紀的油畫,其中有達文西的、提坦的。從大避靜所走到新避靜所,最先看到的是一條拉費爾長廊。長廊的兩邊與廊壁、廊頂上全是宗教油畫。這 是凱薩琳二世請當代的畫家仿照名畫家拉費爾與他的學 生們在1516-18年間,在羅馬的凡蒂岡長廊上所畫的一個翻版。對 我這種外行人來說,眼前所見與十數年前在凡蒂岡看到的關鍵字行銷實在是毫無差別。穿過拉費爾長廊便來到新避靜所,看到意大利天窗大 廳、武士廳、古羅馬希臘的大理石雕刻與油畫廳、白色的大理石樓梯,還有倫布蘭的《浪子回頭》油畫與羅丹的雕塑等等。導遊帶我們在熙攘的大廳小廳裏,上上下下地擇要參觀,陳列 的展品能夠望到一眼已屬不易,遑論細賞。不過,能看到那一間又 一間美倫美煥的大廳,已可說是不虛此行了 。略述凱莎琳大帝,1729-1796說到避靜所就不能不略提一下凱薩琳二世。

凱莎琳大帝是沙俄歷史上最有名也是在位最長久〈1762-1796 〕的一位女皇。在她的統治下,擴疆富國,使落後的俄國成為歐洲的列強之一。 她跟隨彼德大帝的腳步,使俄國繼續西化,一切以西歐的先進為楷 模,促使俄國從工業、軍備、到教育多方面的進步。繼彼德大帝之 後被尊為”凱莎琳大帝”。正如聖彼德堡是由彼德大帝締造,避靜所可以說是凱薩琳二世一手造成的。凱薩琳原為一個德國公爵的女兒,名蘇菲亞。 1745年,她與俄國的皇儲彼德幻成親後便皈依了東正教,並 取名凱薩琳。 1762年,沙皇伊麗莎白一世去世,其子彼德即位,是為沙皇彼德三世。幼年在德國長大的彼德三世,生性懦弱,對俄國政情民情也了解不深,他的內政外交政策均遭到了國內外的強烈不滿。而皇后凱薩琳的個性正好與彼德反,她精明能幹,利用網路行銷,加強自己的權力。1762年7 月8日夜裏,凱薩琳在近衛軍的擁戴下,發動宮廷政變,推翻彼德三世的統治。7月18日,凱薩琳正式登上沙皇寶座,就在同一天裏, 傳來彼德三世暴斃的消息…宮廷裏之鬥爭傾扎與黑暗,看來是中外皆然。

所不同的是,這位在文治武功與私生活上類似武則天的凱薩琳二世,在俄國歷史上 被尊為「大帝」,而武則天則永遠因為她是異姓又是女子而被貶為「異數」。難怪中國的歷代君王,不論是明君昏君一定要推崇儒家,因為 單這麼一句”名正言順”就為他們世世代代的子孫才是”正統”的”真命天子”穿上了護身符。一這是我的一點感想,順此記下。目不暇給地隨著人群觀了一廳又一堂,傍晚,再次帶著意猶未 盡的讚歎,與飽覽後無法完全消化的感覺,我們依依不捨地踏出了冬宮。今天也是本團在聖彼德堡的最後一天。在歷史的長河裏,聖彼 德堡算是一個尚很年輕的城巿,建城才三百多年。然它卻見證到了 帝俄的興衰,共產主義的崛起,與蘇聯的瓦解。帝王、朝代、革命、戰爭、俱往矣,只有那出類拔萃,多彩多姿的建築群,依然產立在 涅瓦河畔,傲笑春風。回來後,為聖彼德堡也成詩一首為念:聖彼德堡吟沙皇大帝雄才偉,歐化多元建府城。 夏苑冬宮無比量,教堂水道正當行。 平民革命抄家起,貴胄殘屠放逐盈。 改制更名世紀後,春風傲笑客來迎。


國徽

十年之內,「避靜所」的陳 列品已超出了兩千件之多。於是就更需要一個大的地方來展列收藏 這些名畫與其他收藏了。1771-87年,建築師費騰設計了「大避靜所」,亦稱「老避靜所」。同時,在1783-89年間,由一間跨越冬運河的畫廊,將避靜所戲院與大避靜所連接了起來。冬運河是溝通涅瓦河與莫依卡河之間的 一條運河。「避靜所戲院」是由凱薩琳二世任命建築師郭倫格在彼德大帝的冬宮舊址上建造的一間古典式的戲院。這也是俄國大作曲家柴可夫斯的歌劇《黑桃皇后》故事發生的背景。然而,由於大小避靜所的建築起初均不是博物館的設計,冬宮 內避靜所的收藏很少人能欣賞得到。為這些珍貴的收藏建一個新的博物館似乎是勢在必行了。於是,沙皇尼古拉一世在1742到1851年之間,由一位德國建築師克藍支1742-1851設計,築建了一所新的高雄重機出租。1917年俄 國大革命後,列寧將避靜所與皇家博物館內之收藏列為國家財產。 1922年,冬宮正式成為避靜所的一部份。冬宮的建造完全是為了表揚帝俄的榮耀,象徵著俄羅斯大帝國 的強盛。今日的避靜所博物館包括冬宮、大避靜所、小避靜所、與 新避靜所〔即皇家博物館〕幾個相連的建築。

佔地面積九萬平方米, 建築面積逾4.6萬平方米。大樓全長200米,寬10米,高30米, 共有1,057間房間,117座樓梯,1,886扇門,與1,945個大小窗戶。館內有350多間展廳,270萬件珍藏,據估計,若要一一看遍,一 個人在每一件物品上只看十秒鐘,一天看二十四小時,日以繼夜, 得要花上三年的時間。避靜所博物館是世界上名列前茅的一流博物 館,與法國巴黎的羅浮宮、美國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並稱為世界三 大博物館。我們一進入避靜所博物館,便被它超乎想像之外的金碧輝煌驚 懾住了 。我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華麗奪目的室內裝飾,比巴黎的凡 爾賽宮猶有過之。一間又一間的大廳,白色大理石,各色花崗石的 柱子,拼花的木地板、碎彩石地面、一尊尊巨型的水晶吊燈、精細 的雕花欄杆、描金細刻的天花板…簡直令人不知從何看起,還有那 數不盡鑲著金邊的廊柱、窗檻、拱門、圓頂等等。博物館內遊客之多本已在意料之中,然其擁擠狀況之驚人,仍然 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想像。導遊帶我們像急行軍似地擇要參觀,由冬宮開始,到大小避靜所,經過畫廊再到新避靜所,一路走過來。

在冬宮我們看到了由拉斯特里設計的白色 大理石做的主樓梯,又稱”國家””大使”夢旦”大樓梯。、彼德大帝紀念廳與拿破侖戰爭的seo、有”雙 頭魔”圖案寶座的聖喬治廳等。說到寶座上”雙頭鹰”的來歷相當有意思,順便在此提一下:在 紅色的盾面上,有一隻金色的雙頭魔。雙頭鹰的頭上是彼德大帝的 三項皇冠,鷹爪抓著象徵皇權的權杖和金球。魔的胸前是一個小盾形,上面是一名騎士和一匹白馬。”雙頭鷹”原是拜占庭帝國皇帝君 士坦丁一世的徽記。拜占庭帝國曾經橫跨歐、亞兩大陸,雙頭鷹一 頭望著西方,一頭望著東方,象徵著歐、亞大陸間的統一,以及各镦雜糅彰話&東民族間的聯合。以雙頭鷹為國家徽記始自1497年。帝俄時代一直以它為國徽,直到1918年俄國大革命後為止。1993年,俄國國會又 決定了這隻象徵俄羅斯團結和統一的雙頭鷹,再度成為俄國的國徽。我們經過了大教堂、法國極端修飾的洛可可藝術廳、十八世紀 法國藝術廳、金色畫室、白廳、紅廳、孔雀石廳、凱薩琳二世加冕 乘坐的馬車。還有十九世紀晚期與二十世紀初的名家油畫等。


沙皇伊麗莎白一世

十九世紀初,拿破侖侵略俄國,迫近莫斯科時,主帥庫圖佐夫下令堅壁清野,逼返了法軍。二次大戰時,希特勒軍隊曾圍困聖彼得堡900天,城內居民幾乎死去了三份之一,仍是沒有投降。在車上,我也想起了北京圓明園的廢墟,冬宮與凱莎琳大帝皇宮廣場這個冬宮前面的皇宮廣場是一個非常大的廣場,遠遠只見中央 有一根極高的圓柱。廣場的一面是一排可與冬宮一較短長的淺黃色 白柱長樓,中間有一座拱門,拱門上有巨大的青銅戰馬、戰車與戰 士的雕像。不由被這雄偉的氣派驚懾住了 。是時烏雲密佈,風雨欲 來,我還是在廣場稍微放慢了腳步,前後左右地觀賞一番,眼前的 一切實在是太吸引人了。這一長排的古羅馬式建築,是由俄國的陸軍參謀總部築建於 1819-1829之間。連接大長樓兩廂的拱形凱旋門是為了紀念1812年俄國抵抗法國拿破侖戰爭的勝利。拱門上有六匹 戰馬拖著的戰車上,網站設計載著一位手持雙頭鷹國徽,身有雙翼的勝利之 神。那兩位牽馬戰士的穿戴像是古羅馬兵丁的裝束。這個巨型銅塑叫”光榮的戰車”凱旋門兩旁的白色大理
石與大圓柱更加增添了參謀總部的氣派,像是在與古羅馬帝國一爭 短長。

皇宮廣場中央的亞歷山大柱高47米餘,重650多噸,是用一整塊巨型的紅褐色花崗岩磨成,由名建築師蒙特發藍設計。石柱頂上有一個青銅天使像,代表歐洲在戰爭後的和平。這座亞歷山大石柱也是為了紀念1812年,俄國與拿破侖的戰爭。據說二次大戰時,德國軍機曾意圖炸毀此柱,未能得逞。一百七十幾年過去了,這高聳雲霄的石柱, 依舊屹立在皇宮廣場上,傲視全城。這個位於聖彼德堡市中央位置的皇宮廣場,現已成為政府閱兵或群眾集會遊行歡樂的地方。冬宮又稱避靜所幾年前,英國的888電台曾有一個專門介紹冬宮內的高雄租機車的電視特別節目,分三天播出,每次兩小時。在看了 那個節目之後,我就很希望有一天能夠有機會到冬宮參觀,那時還 不知道聖彼德堡竟會是如此之美。今雖是二度遊,心中仍是感到好 不興奮。聖彼德堡是此次旅遊的重點城市,冬宮又是聖彼德堡之最了 。座落在涅瓦河左岸的避靜所博物館原是帝俄時代的冬宮。這一長排巴洛克〈8&『0(1110式三層樓的大建築之宏偉,要到涅瓦河上或是在法斯業夫斯基島的尖角上,才能 盡觀其全貌。

今日我們所見到的冬宮,是在同一地點上第五次的建築:最早的冬宮是在1711-12年由彼德大帝親自選址所建的一棟小木屋。第二次是1716-22年建於現在的避靜所戲院所在地,彼德大帝死於此宮內。第三次是1726-27年,皇后凱薩琳請建築師將之擴建。第四次是1731-35年由法國建築師拉斯特里主持再擴建。第五次是1754-62年由沙皇伊麗莎白一世聘請法國建築師拉斯特里另建新宮。不過,新宮尚未完成,伊麗莎 白女皇就去世了 。1762年,凱薩琳二世(即凱莎琳大帝)成為新建冬宮的主人。 她特別分配了幾個房間作為她個人的「避靜所」,在那幾間房間內,陳列一些她鍾愛的油畫珍玩與小擺飾之類。「避靜所」 是凱薩琳二世很喜歡去的地方,她常常一個人到裏面獨坐沉思,並 欣賞她的收藏。1764年,她從柏林買了 225幅名家的油畫,這麼一 來,「避靜所」的那幾間房間就不夠用了 。 1764-68年,建築師孟特新設計了小「避靜所」專為展列凱薩琳二世的收藏。「避靜所」已始俱博物館規模。1772年,凱薩琳 二世又從巴黎購得400幅當時歐洲油畫的一流之選,其中包有名畫家、與的作品。


芬蘭灣南岸

夏宮位於于芬蘭灣南岸的森林中,距聖彼得堡市約30公里,佔地甚 廣,是歷代俄國沙皇的郊外離宮。它建於1710年代,是一組集皇宮、大廳、花園、噴泉、公園與雕刻之大成的宮廷花園建築群,是18世 紀歐洲的名建築師與雕刻家的精心傑作,被譽為”俄羅斯的凡爾 賽”。夏宮的主要代表性建築是一座雙層樓的宮邸,建造於1714-1724 年間,內部裝璜以巴羅克式為主。1745-55年間重建室內裝修,許多 原是巴羅克式的大廳被古典式取代。夏宮主樓的外貌簡樸莊重,內 部裝飾華貴,當時的許多大型舞會與宮廷的慶典活動都曾在此舉行,彼得大帝生前每年必來此渡夏。夏宮包括三個花園與分散其內的大小三座宮邸:主殿、蒙普萊社宮與瑪麗宮。尤以主殿中央那一節節由上至下的日式料理最為特出。這是結合許多建築師共同設計的成果。瀑布的兩旁裝飾著希臘神話人物,等的鍍金像。小瀑布的下方是一個大力士參森 噴泉水池,其內有大力士參森徒手拉開獅子口顎的鍍金塑像,此金像亦是夏宮的標誌。因為夏宮之建造是為了慶祝俄國與瑞典抗爭多年的「北方戰爭」的勝利,而1709年,俄軍戰勝瑞典的波塔乏之役是關鍵性的戰役,這尊”參森馴獅像”意味著彼得大帝以其萬夫莫當之勇,馴服了萬獸之 王的瑞典。

夏宮內的噴泉用的是活水,是當年由四千名農奴與士兵花了九個月的時間開出一條運河,引用芬蘭灣的水,經過十二英里長的水管,來到此地。每一秒鐘,有八千加侖的水,從噴泉裡噴出來。這個錯綜複雜的噴泉系統至今仍被視為是世界上最佳的噴泉設計之車子到達夏宮時已近下午三點。我們步行至主殿的入口處排隊時已是三點多鐘了。而我們必需在四點一刻以前上車,否則就要趕 不上遊輪了。進門後,每人必需將大衣或長外套寄存衣帽間,然後 在鞋子外面套上一個薄塑膠套鞋方可入內。進得宮來,原以為這個 行宮大概沒有什麼好看的,其實不然,主殿內由建築大師設計的大 樓梯、與衣著間、大廳、中國堂均極有獨到之處。除了金碧輝煌高 貴典雅的內部裝飾,綠草如茵的皇家花園裡,噴泉、小瀑布與金色 的雕像又是多美的景色。可惜限于時間,我們連順著石階到下面一層的噴泉花園看一眼的時間都沒有。主殿外的小宮邸就更是只有過門不入了 。不過,今日我們所見到的夏宮不是十八世紀彼得大帝所造的網頁設計,而是二次大戰後在夏宮的館長扎門諾夫的領導下,無數的義工奉獻了成千成萬個小時,才將夏宮修復到現在的樣子。

1941年9月,希特勒的軍隊入侵夏宮,直到1944年1 月蘇聯紅軍入城,才結束了納粹軍在夏宮內九百天之久的佔領。德軍佔領夏宮前,只有三份之一的宮內藝術品被事先運了出去,隱藏 了起來。納粹軍佔領了這一帶之後,區內一半以上的宮殿官邸儘被焚毀,噴泉雕像與花園廣遭蹂躪,一萬四千株的樹木被砍伐,宮內 許許多多的珍寶被盜被燬,連噴泉水池裏那尊參森馴獅塑像亦一去無蹤。1944年1月,納粹軍隊退出後,蘇聯當局立即有重修夏宮的計 劃。但在此之前,先得肅清四周的地面,單是在夏宮範圍之內就清 除了兩萬支地雷,十萬枚彈殼。經過無數的週日義工奉獻了成千上 萬個小時,奮力修復,夏宮的公園在1945年的6月又正式對外開放了 。十四個月之後,花園內的噴泉亦得以全部修復。今日的夏宮得 以完全恢復原貌,當感謝夏宮的館長扎門諾夫與他的助手,藝術部主任佛諾娃兩人奉獻了三十多年的寶貴時間致力於此,才有今日的成果。當我在主殿內看到牆上掛著那一堆廢墟的夏宮像片,心中有莫大的感動。俄羅斯是一個多麼有堅忍毅力的民族!


拉斯普亭

停車場上,五六十輛的旅遊車井井有條地順序離開,大車之間的距離只有幾寸寬,令人矚目驚心。看來俄國司機的駕駛技術可與中國司機的本領一較短長了。車子離開碼頭區後,經過了好幾個橋,來到聖彼得堡巿中心。我完全被道旁 的大樓懾住了,一排連一排,一棟接一棟,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建築群,簡直像是進入了一所極大的建築博物館,接二連三地 令人目不暇給。郵塑普夫宮午餐後,車子離開法斯業富斯基島,過橋來到了座落在莫依卡河畔的郵塑普夫宮。在十八世紀中葉,此地原是俄國一位公爵的大廈。1830年,一位極富有的貴族郵塑普夫購下此樓,從1830倒1860年間,曾先後聘請了當代的知名建築師們先後重新設計,對大樓的裡裡外外 作了許多修繕改進,成為日後的格局。這是一座淺黃色的長形建築,面對著莫依卡河,正門前有六根 雕刻精緻的白色大廊柱。單就建築的外觀而論,在市內滿是五彩繽 紛的建築群裏,它只是其中之一,並無甚特出之處。但入門之後,其內部裝飾之精美奢華又是另一回事了 。其中尤以一間摩爾式的畫室〔畫室是採用回教鑲花大理石的地面、石柱、與雕空木的牆壁結構註)與那豪華富麗的家庭戲院為最。此戲院是郵 塑普夫款待嘉賓Fine dining之所,也是沙皇常常光臨的地方。

戲院裡有專為沙皇尼古拉二世與皇后亞歷山大拉的專用座位。沙皇本人喜歡戲劇,還曾親自在此粉墨登場。除戲院外,還有那座特別出 色的白色大理石樓梯亦頗有來歷。據記載,郵塑普夫一次去意大利 旅行,在朋友的大廈裏看到這個樓梯,深愛不已,本想將它買下, 但對方不肯賣,結果他出了一個對方無法拒絕的高價,將整座大廈買了下來,燬屋取梯,將整個石梯從意大利運回聖彼得堡官邸…郵塑普夫家族是俄國數一數二的首富,直到1917年俄國大革命 前,此大廈一直為郵塑普夫家族所有。從1925年開始,此大廈改作為文化界與教育界工作人員的宿舍。今日,對外開放的郵塑普夫宮只是原大廈的一小部份。我們在郵塑普夫宮內一一參觀了上述的諸廳堂與民名家油畫收 藏等等,經過了一段很狹的樓梯,來地下室的一間小房間,裡面有兩個蠟像,一位短髮站立的年輕人,穿著軍裝,另一人長髮長鬚, 坐在一張圓桌子前,桌上面擺著酒瓶、水果與糕餅糖果。原來這是一個二十世紀初,在此屋內發生的一件恐怖謀殺案。那位穿著軍裝 的年輕人就是此大廈的主人費立斯郵塑普夫,那位長髮長鬚的人是拉斯普亭。

後者原是一個社會地位低微,農民出身,來自西伯利亞不學無術的流浪漢。後來他加入了一些宗教系派,去了幾次歐洲與兩次耶路撒冷, 回來後便自稱是得了「神力」,可以醫治雜難病症,人稱之為「瘋僧」。正巧那時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皇子亞立瑟斯出血不止,群醫無策,皇后亞歷山大拉便把拉斯普亭請到宮裏,皇子的流血居然被這位瘋僧止住了 。此後皇后對拉斯普亭是言聽計從,他對皇家的影響力亦越來越大,引起許多貴族的不滿。費立斯與其他數位貴族計謀,在1916年12月17日,把瘋僧拉斯普亭邀至大廈,企圖毒殺,不遂,繼之以槍殺,並將之棄死尸於宮前的莫依卡河內。次年,俄國大革命,羅曼諾夫王朝至此結束。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拉斯普亭生前曾經常寓言道:「只要我活著,這個朝代也活著…我不為自己害怕,而是為人民與皇家害怕,因為,當他們殺了我,人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那時也不會有沙皇了」。這也是俄國近代史上的一段迷案吧,覺得挺有意思,順此附筆。彼得夏宮彼得大帝的夏宮原名,意為”彼得的庭院”1944年重新命名為,意為”彼得的宴會廳“。